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艺术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时间:2021-05-22 15:20:39 / 作者:武文霞 / 阅读:826次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陈钢粮在49岁的时候,带着前半生打下的半壁江山,跨越4000多公里,从江南水乡嘉兴扎根新疆福海。

没有人理解,也鲜有人支持,

甚至在家人、朋友和牧民眼里,陈钢粮是个有钱的“傻子”。

下海经商的“科学家”

陈钢粮出生在浙江嘉兴,一个有山有水的江南水乡,父亲是一名干部,文革期间被批斗,一家人被下放到农村,家庭的变迁让他自幼养成了坚忍不拔、喜欢挑战的性格。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1994年,学习畜牧专业的陈钢粮离开了工作12年的农科院,决定下海经商。“在农科院总是写论文、搞课题,很难出成果不说,实际应用也不多。”陈钢粮觉得,与其碌碌无为在实验室里闷头搞科研,不如下海经商闯一闯,看自己还能干什么。

浙江是改革开放的前沿,嘉兴也是有名的服装基地,陈钢粮顺其自然地进入纺织品行业。

凭借着在科研机构工作的经历,他对企业管理和服装质量有很高的要求。很快,他的企业获得了市场的认可,也开始走向国际,为国际品牌提供订单支持,他也因此掘得第一桶金。

2006年的夏天,陈钢粮与众多游客一样,来到新疆旅游,在感受优美的自然风光、淳朴的哈萨克牧民和特色驼奶制品的同时,陈钢粮被当地牧民的一席话触动。“驼奶是个好东西,但是也只能自己喝,保质期太短,5块钱一公斤都卖不掉。”

同行的其他人感叹两句“太可惜了”也就岔开了话题,陈钢粮却开始在心里盘算,如果能把它变成产品,产品再变成商品卖出去,牧民的生活不就有保障了。

他当时就对牧民许下了一个承诺,“明年我来收你家的驼奶。”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牧民笑一笑,并没有当真。

但陈钢粮却动了真格的,他开始对世界各地有骆驼的地方进行考察,先后到沙特阿拉伯、阿联酋、蒙古国、哈萨克斯坦、俄罗斯等20多个国家和国内的西北五省,了解到当时世界上还没有把驼奶做成产业的先例。

陈钢粮很兴奋,“这个事情做好了,就是史无前例的,既能保留这个古老的物种,维持生态平衡,又能增加牧民收入,这事儿值得做。”

骆驼疯子

第二年,陈钢粮带着半生积蓄来到西北大漠,兑现了那一句对牧民的承诺,投资2000万在新疆福海县注册成立了新疆旺源驼奶实业有限公司。但驼奶实现工业化生产是一个全新的概念,国内国外都没有现成的生产工艺,也没有相应的生产设备和技术。当地牧民传统的驼奶保鲜及发酵工艺无法适应规模化生产的要求,要实现骆驼奶产业化发展,首先要进行生产技术和产品的研发。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陈钢粮清楚,“要把驼奶变成商品,首先要解决保质期的问题,低温杀菌保质期就只有7天,以前物流都要七天,到内地保质期就过了,产品变不成商品,就等于零。”

现在回忆起研发的那段日子,陈钢粮记忆犹新。为了了解骆驼的习性,他在驼圈呆了一个月,有一次半夜,牧民见他这么晚了还没进屋,跑进驼圈去看,才发现他坐在驼圈睡着了,牧民把他拉起来扶到炕上,说:“哎,你那么大个老板,饭也不吃,觉也不睡,为了骆驼都变成疯子了。”

从那以后,当地牧民都叫他“骆驼疯子”。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他可干了不止这一件“疯“事儿。

因为研发需要用驼奶,他每天让牧民送奶,用不完的就免费送给县里的居民,实验不成功的就只能浇花浇树。

“也心疼,但也没办法。”

朋友和家人都劝他,“你都快50岁的人了,就不要再折腾了。”还有人开玩笑说:“反正他傻掉了,他有钱,让我们送奶我们就送,又不拖欠我们的奶款。”

103次实验

科研攻关的过程是孤独的、不被理解的、也是艰辛的,陈钢粮带领技术团队先后尝试了牛奶加工技术、果蔬加工技术,都没有获得成功。

“如果用牛奶的加工方法,驼奶中能够帮助异体增加免疫力的抗体就会失去活性,那就只剩营养,和牛奶没什么区别。”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为了攻克这一技术难题,他和团队六七个人吃住都在实验室,历时1年3个月,做了103次实验,倒掉近千吨骆驼奶、前后投入近5000万。最终,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们成功将保质期不超过1周的驼奶保鲜期延长到了6个月,攻克了骆驼乳无添加保鲜这一世界性难题,获得了发明专利,在鲜驼乳的灭菌、保鲜等技术方面实现了国内“零”突破。

成功解决鲜驼奶保质期的问题后,陈钢粮又遇到了新的难题,要把产业做大,骆驼是关键。但长期以来,骆驼只是作为交通工具。随着国家改革开放,铁路公路四通八达,骆驼逐渐丧失运输能力,被汽车所取代,就连牧区牛羊转场都开始使用汽车,少数牧民留着骆驼只是因为有了感情。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陈钢粮说:“阿勒泰地区骆驼数量最高峰的时候有100万峰骆驼,到我来的时候只有3万峰了,这个物种即将被时代淘汰。”

这时候,培育骆驼产业就显得十分必要,好在在实验阶段的一年多时间里,陈钢粮一边鼓励科研人员坚持下去,一边劝说牧民养殖骆驼。“大家相信我们,实验一定能成功,你们快去养骆驼。”牧民看到了陈钢粮的坚持,逐渐有牧民加入养骆驼的队伍,慢慢的骆驼的养殖产业被培育起来。

驼奶是鸵鸟的奶吗?

攻克了技术难题、培育了养殖产业,陈钢粮进入了闯关模式的下一关——销售。

陈钢粮清楚一个新产品要被大众接受需要时间,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会这么难。他跑市场时发现很多人连骆驼都不知道,没见过,怎么敢喝驼奶呢?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有一次他去上海推销,对方一听驼奶,问:“是鸵鸟的奶吗?”他忍俊不禁,心里却五味杂陈,鸵鸟和骆驼这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,在不懂的人眼里都能联系到一起。他意识到还有很重要的一步要走——科普。

于是,陈钢粮又开启了“挥霍模式“。

科普的第一步,他花费1500万为骆驼做了基因图谱测序,测序结果在英国《自然》杂志上发表,陈钢粮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为家骆驼和野骆驼做基因图谱测序的人。同时,他利用专业知识,出版研究著作《双峰驼与双峰驼乳》《骆驼乳与健康》《神秘的骆驼乳》《骆驼产品与生物技术》《神奇的骆驼与糖尿病》等专业书籍,为驼奶产业的商品化奠定了理论基础。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从建厂到研发,从研发再到基因测序,陈钢粮都毫不犹豫,豪掷千金,我问他万一失败怎么办,他说:“不成功,那就当1500万买了一堆废纸嘛。”说完,他哈哈大笑。

与此同时,为了扩大骆驼的知名度,让全国人民了解骆驼,他举办挤奶大赛,挤出的驼奶全部赠送。他的想法很简单,“喝的好了,自然就会购买。”以产品本身质量说话,不求快速发展。后来形成的专卖店销售模式,很多都是顾客变成了加盟商。

我早死十年,把这十年给你吧!

随着销路的拓展,陈钢粮将专卖店开到了全国各地,随之而来的是更多奶源的需求,为了打消牧民的顾虑,他开创了“三零”扶贫模式,即“零成本投入”“零距离就业”“零风险经营”。针对想要扩大养殖的牧民,他提供无息贷款购买骆驼,每月驼奶款的一半用来偿还贷款,一半作为生活费发放给牧民。

“这样一年下来,骆驼就是自己的了,不耽误生活也还掉了贷款,牧民高兴的不得了。”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当地银行行长说:“陈钢粮,你胆子真大,写一张借条就把钱给他了,我们办了那么多手续,钱都还不上呢。”

但陈钢粮认为,“你能让他挣上钱,他就会还钱。” 

靠着“三零”模式,旺源集团已带动了阿勒泰、塔城、昌吉、乌鲁木齐、哈密等五地州(市)5600余户上万名养驼牧民脱贫致富,并先后向近600户牧民提供无息贷款,资金超1亿元。

牧民除了像领工资一样,每月按时领到奶款。每年,公司还会选出20个牧民,带领他们到香港、澳门、广州、珠海等沿海城市去开拓视野。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我很好奇这么做的原因。

他笑着解释说,“第一个目的是让牧民看到,他的驼奶被卖到了香港,那就要把卫生做好;第二个目的是让他们知道挣的钱还不够多,要继续努力。哈哈哈……”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陈钢粮介绍,现在养驼最多的一户,大概有200峰骆驼,一年驼奶收入就能达到300万,陈钢粮切切实实造福了一方百姓,牧民们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。

他能感受到从质朴的牧民口中自然流露的感情。

“旺源是我的,我是旺源的。”

“没有陈总,没有骆驼,就没有我现在的生活。”

“陈总,我早死10年,把这10年给你,能不能?你活久点能让更多的人过上好日子。”

陈钢粮讲这些话时我能听出他的满足和自豪。他随后说了一句“这辈子值了。”

小小的骆驼,也有了中国方案

鉴于陈钢粮在助力脱贫攻坚中所作出的贡献,2017年他被评为“脱贫攻坚先进个人”,2020年2月,旺源集团被评为“脱贫攻坚先进集体”,接受中央领导人的接见。旺源集团的“三零”扶贫模式也被写入联合国减贫100经典案例之中,向全球推广。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“小小的骆驼,也有了中国方案。”陈钢粮说。

但陈钢粮探索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止。2019年,旺源集团携手福海县投资约20亿元共同打造集“旅游、康养、文化、休闲娱乐、经营消费、投资创业”六位为一体的骆驼小镇,将一二三产融合,让牧民实现从养驼到经商开店的转变。2019年6月,陈钢粮来到吉木乃县,与当地政府携手,共同投资建设了吉木乃县万驼园,给这片牧场带来了全新的机遇。

上亿身家的嘉兴企业家为何来新疆?还睡在驼圈?

今年,陈钢粮还有个大计划,他要邀请1万名消费者免费游新疆,“要让全世界更多的人了解新疆,了解阿勒泰,让他们看到新疆人民过上了多么美好的生活。”(来源 在新疆)

相关文章
版权所有